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

心腎不交治法及臨床運用

心腎不交治法及臨床運用 四川省宣漢縣人民醫院 王 勇

摘要:心腎不交證臨床極為常見,心腎不交是虛勞之根。治未病,當以交通心腎為要,未病當先預防,虛勞當治其未成。臨床交通心腎用藥應法於陰陽,且注意心腎、水火之間的協調和精、神的因果關係。筆者據前賢經驗結合臨床實踐介紹如下。

關鍵字:心腎不交 治法 交通心腎 臨床應用

1、中醫對心腎不交的認識。

心腎不交是指心腎兩髒功能失去協調的病變。心居上焦,腎居下焦。心陽宜下交于腎陰,腎陰宜上濟于心陽,陰陽彼此協調,才能維持正常的生命活動。如果陰陽升 降失調,就有心悸、失眠、遺精等症候發生。心腎不交臨床見症較多,且初期不夠重視,治不得法,漸成虛勞之證,甚至厥逆無脈等症候。明•綺石在《理虛元鑒》 中指出“虛勞初起,多由心腎不交,或一念之煩,其火翕然上逆,天精搖搖,精離深邃。淺者夢而遺,深者不夢而遺,深之極者漏而不止。其或症成骨痿,難以步履 者,畢竟是少火衰微,則成陽虛一路,不為陰虛之症也。其單見心腎不交,滑精夢泄,夜熱內熱等候者,此為勞嗽之因,而未成其症也。咽不下,喉中如有破絮黏塞 之狀,此勞嗽已成之症也。”說明心腎不交是虛勞之根,從治未病原則看,當以交通心腎為要,治療這類疾病,宜用交通心腎法兩髒同治,使陰陽相濟而病庶可解。 筆者據前賢經驗,總結出治交通心腎九法,其中交通心腎而用調脾胃、和中之品,其理在於中焦為陰陽升降之樞紐,中焦安和,才能交濟陰陽於上下,此即所謂上下 交病和其中之義。總之交通心腎法的用藥活潑,重在氣機、陰陽升降的協調。臨床應據症加減靈活變通。

2、心腎不交的治法。

2.1 涵養身心以交通心腎法:此《內經》“德全不危”、“積精全神”之論,屬於治未病範疇,養身家多崇此法。醫道相通,道本一氣,分為陰陽。以心為 性、主神、屬離火、為陽,腎為命,主精,屬坎水、為陰。《理虛元鑒》指出:“以先天生成之體論,則精生氣,氣生神;以後天運用之主宰論,則神役氣,氣役 精,精氣、神、養生家謂之三寶。治之源不相離”。人心神好動易被欲牽之,身隨心動精氣耗散,而致心腎不交。欲交心腎,必涵養道德,收拾身心,心不妄想而氣 自固,身不妄動而精自固。收拾身心交通心腎之要,在於虛靜其心,固守其精。這是中醫內養內證之寶。

2.2 升水降火以交通心腎法:如黃連阿膠湯乃為陰虧火旺之證而設。心腎陰虛,獨亢之火上炎而不下交於腎,腎水不足則不能上濟於心,心火獨亢,故見心煩不眠、舌紅苔黃、脈細數等一派陰虧於下、虛火上炎之證,當益腎水、降心火、交通心腎。方用雞子黃、白芍、阿膠滋陰補血以升水;黃連、黃芩降火以除煩。藥雖五味,但對陰虛火旺、心腎不交所致之嚴重失眠,確有相當功效。

2.3 降火救水以交通心腎法:如交泰丸以黃連與肉桂為伍,取黃連生用清心以瀉上亢之火為主,佐以肉桂少許,溫腎以引火歸原為輔。煎藥百沸,人蜜空心服之,能使心腎交於頃刻。這是降火以救水的典範,為韓天爵治療失眠、臨臥時精神興奮、心悸不安、不能人睡且白天反見頭昏嗜睡的經驗總結。

2.4 開通心竅以交通心腎法:枕中丹(《千金方》)用石菖蒲芳香清洌,開通心竅,宣氣除痰;用遠志以通腎氣,上達於心,助心陽益心氣,兩藥合用,可以交通心腎,醒神益智;又用龜甲、龍骨交通心腎,鎮心安神。故對思慮過度、心悸怔忡、頭暈失眠、遺精盜汗、多夢健忘等病症有理想之效。

2.5 補脾以交通心腎法:如《和劑局方》妙香散的配伍,方用人參、黃芪、炙甘草、茯苓、木香益氣運脾;茯神、遠志交通心腎;桔梗載藥上行;辰砂鎮心降火;山藥補脾益腎,在下尚有固攝之功;更用麝香人脾,通經開竅以行藥勢。如此則脾氣健運,水火陰陽能上下交通,故驚悸恐怖、悲憂慘戚、虛煩少睡、飲食無味等症亦可自愈。

2.6 和胃消導以交通心腎法:《內經》雲:“胃不和則臥不安。”臨床飲食不節,宿食不化,壅遏胃府,常可導致心腎失於交通。清代名醫張聿青指出“欲媾陰陽,當通胃府”,“惟胃為交通之路”。輕症用保和丸合半夏秫米湯,重症以調胃承氣湯和胃消導,此所謂“決壅塞,經絡下通,陰陽和得者也”(《靈樞》)。

2.7 消痰通降以交通心腎法:陽不與陰交,水不與火濟,痰火易熾,輕淺之證,用交泰、溫膽、酸棗仁湯可愈;若較重之證,宜重用介類、通降消痰之品。如清末名醫張聿青說:“至陰之屬,汲引陽氣下行,使升降各得其常。”治不寐,用育陰酸收之品,其症不減,則以玳瑁、珍珠母、龜甲、制鱉甲、煆牡蠣、煆龍齒、海蛤粉等介類為主藥,往往宿疾大愈。與葉天士“欲求陽和,須介屬之酸”一說相合。對於肝腎陰虧,虛熱擾神,相火妄動所致的神搖魂漾以及痰熱內生諸症,每佐貝母、瓜蔞皮、膽南星、半夏而收效。

2.8 和肝養血以交通心腎法:清代名醫薛雪通過調肝以交通心腎,認為“火以木為體,木以水為母。先天一氣,由是通明”。欲求心腎相交,“無非尋常日用間,心欲 寧、肝欲和、腎欲實”。筆者循此理,對內科疑難雜證,久病肝腎陰虧、心腎失交而兼肝鬱徵象者,每以一貫煎加味而收效明顯,如有肝鬱化火者則合丹梔逍遙散即 可取效。

2.9 溫陽化氣以交通心腎法:《傷寒論》白通加豬膽汁湯治厥逆無脈、心陽衰竭、心腎不能相交者,實為挽回心陽急救之劑。以炮附子壯腎陽,且上承于心以壯心陽;幹薑辛熱散寒,蔥白辛溫滑利,通達流走,然陰盛於內,足以格陽,故人童尿之鹹以人腎、膽汁之苦以人心以免格陽不入之弊,使上下交通,心腎互濟,真陽漸複,脈自可出。

3、驗案舉例:

3.1 肖某,男,40歲,幹部,2001年5月12日診,因思慮煩勞而失眠、多夢、遺精,繼而腹脹,納差,乏力。近3月來晝則頭暈、乏力,夜間倦怠嗜 臥而難眠,睡則多夢,遺精(每週3-4次),下午及夜間腹脹漸重,口渴不多飲,飲則腹脹加劇,面色淡白,苔膩,舌尖微赤,脈小滑。經中西藥治療3月餘效果 不顯,現不能堅持工作而病休。辨為:心腎不交,脾失健運,精虛生濕所致。治法:交通心腎,醒脾除濕,增精化氣法。處方:茯苓、遠志、黃連、當歸、白術各15g,酸棗仁、山藥各20g,枳殼、蒼術、桔梗各12g,清半夏、砂仁、陳皮各6g,油肉桂3g。水煎服,每日1付,3劑後飲食精神漸好,睡眠略安,腹脹減輕,精神轉佳,後以妙香散,金水六君子煎、坎離丸、交泰丸隨證化裁,調治月餘,失眠、遺精、腹脹愈,恢復正常工作。

3.2 胡某某,男,44歲。2002年3月15日診。患者近2月來,頭暈耳鳴,心煩失眠,全身酸軟無力,不耐久立,坐則欲臥,臥後全身不適,手足拘攣,麻木不 仁,胸脅脹痛,飲食乏味。詳問病史,述及10餘年前因夫妻失和、離散等受到刺激,後又再婚,房事失節,常見早洩、遺精、陽痿、心悸不安,久治少效遷延至 今。現面色蒼白無華,發花白,舌紅苔薄黃,脈沉細無力。證屬心腎不交,心肝腎同病,肝鬱脾虛所致。治當交通心腎、心肝腎同治,兼養心健脾、疏肝活絡。擬一 貫煎加味:沙參、當歸、生地、麥冬各15g,白術、川楝子、黃柏、補骨脂、巴戟、白芍各12g,桂枝5g,蜈蚣2條,大棗、雞血藤、何首烏、酸棗仁各20g。3劑後頭暈、手足拘攣、麻木不仁減輕,但仍見胸脅脹痛、胃納差、心煩失眠。原方加白豆蔻、遠志、菖蒲、黃連各10g,肉桂3g,龜甲、佛手各12g,囑節房事,靜心養神,繼服13劑而痊癒。

參考文獻

[1] 陳潮祖.中醫病機治法學.四川科技出版社.1998.5:633~634。

[2] 王勇.交通心腎方藥妙用八法.馬有度主編.方藥妙用.北京.人民衛生出版社.第1版.2003.9:395~396。

[3] 明.綺石著.理虛元鑒.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.1981.11.第1版:10~11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注意: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。